汉牡丹文化Culture

汉唐文物

历代文物石刻介绍(部分)

近来柏乡文物保护不断以新的发现而倍受人们的关注。尤其古代石刻文物以历史之久远,制作之精美,数量之多,价值之高成为一大亮点。根据出土石刻的铭文可知,有北魏、东魏、北齐、唐代、明代清代等几个时期。

这些文物石刻的特点不仅突出时代早,品位极高。而且金、元、明、清四个时代柏乡籍官吏茔陵石刻二十余处遍布在辖区内。这批石刻文物不但是价值连城的古代艺术品,也是一部鲜活的柏乡古代历史教课书,更是整个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的重要一页。

1、石人指路显“灵应”

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》载:鄗南千秋亭五成陌有石坛,坛庙之东枕道有两石翁仲,南北相对焉。

据野史传,刘秀避难南归。一日,经过鄗南(今柏乡城北),天已近黑,遇上茫茫春 雾,走到千秋亭五成陌时,辨不清道路,迷失了方向,心中焦躁不安,正不知所措,隐隐约约听见前方有人说话,遂大声问道:“请问前方之人,柏乡在什么方 向?”谁知连问数声,不见回答。顿时刘秀怒上心头,拔剑拍马扑将过去,怒斥道:“尔等无礼,竟敢不回本王之言,难道你们是石人,话到剑落,当啷一声,闪出 一道火光,刘秀下马观看,却见地上躺着一个被斩做两截得石人。在石人被斩得肚腹之上有书:前行十五里见柏乡。刘秀看罢,不禁思忖:“如今石人指路,莫非显 灵呼?”刘秀感而叹之:避祸南归过柏乡,夜遇浓雾辨路难;叱声求问相逢者,噤言无语似痴汉,怒而剑斩不语人,原是石翁灵应显。

后人有感石人指路,遂立“灵应碑记”于侧;乾隆帝南行过此,亦留下“汉光武帝斩石人处”碑刻一通以记之。

2、千秋亭碑:

据《后汉书.光武帝本记》载:光武于是命有司设坛场于鄗南千秋亭五成陌,六月已末,即皇帝位,燔燎告天,祀于六宗,望于群神。

更是三年六月,刘秀灭王郎,取邯郸,收复河北,得天下三分之二,称帝条件日臻成熟.然而他对众将多次恳请称帝,却屡加拒绝。非是刘秀不想早日复汉称帝,定鼎天下,实因疑虑缺少“君权神授”之兆,不能顺服天下民心。

大军行至古鄗城(今柏乡县固城店),忽报旧时同学关中儒士强华求见,刘秀迎入帐 中。强华见了刘秀,呈献《赤伏符》,说:谶曰,‘刘秀发兵捕不道,卯金修德为天子。’乃上天诏示汉室中兴,刘氏当立,大王应顺天应命,称帝登基,不可违 逆。“刘秀见水到渠成,不再推脱遂即批准众议,乃命有司就鄗南设坛,择日受朝。有司至鄗城南郊,看定千秋亭(今柏乡城北十五里铺)畔,五成陌间筑起坛场, 高约数丈。并择选六月己末日,为黄道吉日,请刘秀即皇帝位。是日,天高气爽,旭日东升,刘秀戴帝冕、服龙袍,由诸将拥至南郊,燔燎告天、祀六宗、祭群神。 祝官宣读祝文,刘秀缓步登坛,面南就座,受文武百官朝贺,改元建武,颁诏大赦。历史上因刘秀登基,汉室中兴,遂称刘秀为光武皇帝。

章帝元和三年,为纪念刘秀在鄗南称帝,建光武庙于千秋亭祭位坛。

现今,清乾隆壬寅年间知县郑镇所勒“汉光武帝千秋亭遗址”之碑尚存。

柏乡三杰碑:

赵孟頫是我国元代杰出的书画家,在古代艺术史上是一位成就卓著、影响深远的人 物。他师法自然,不拘一格,博采众长。篆、隶、行、楷皆能运笔自如。尤其行、楷,越北宋米、黄、蔡、苏四家,而直入晋唐。他追慕二王,挥毫落墨。而能紧, 潇洒大方。小楷动辄万言,首尾一致,雅若星斗。大楷颜骨柳体,遒劲秀丽,端庄烂漫,一改两宋以来“书礼体”独领风骚的局面。其优美刚健之韵几乎左右一代书 坛。被后人尊为“赵体”。

柏乡现存的三通赵氏书丹碑刻,均为赵孟頫61—64岁之间的作品。其一,“贾母贞节碑记”,其二,“贞节堂记”碑,其三,“柏乡尹张君德政之碑”。前二品为延佑二年三月的成作。两者均正楷书丹,笔势洒脱,结构稳健,字形端庄,神韵舒达,似出水芙蓉,亭亭玉立。观之使人赏心悦目,足见艺术造诣之深厚。此碑高360厘米,宽100厘米,厚40厘米,龟趺座,蟠螭首,碑额赵氏篆书“贾母贞节碑记”。此碑在“文革”间被损严重,现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“张君德政”碑,楷中带行、技法独特。运笔圆润、风格朴实,以柔见长。此碑蟠螭首,赵氏篆额“柏乡尹张君德政之碑”,下部残失。碑高240厘米,宽100厘米,厚40厘米。

柏乡区区小县,怎赢得赵氏手笔三品佳作?观碑文方知,延佑年间,扬州路总管贾庭 瑞,幼年丧父,其母滑氏少年守寡,携子恭俭衣食,育其成名,滑氏死后,庭瑞请赵孟頫书丹、杨载撰文,成“贾母贞节碑记”,树于墓前,“贞节堂记”碑立于家 祠之中。“张君德政之碑”乃元明善撰文,为颂扬柏乡知县张辑的政绩,刊立于古鄗城中。

贾庭瑞(元):柏乡驻驾铺人。父亲贾谅,曾 以授儒学为业,教书乡里,英年早卒。母亲滑氏守节不嫁,把贾谅的遗著教授庭瑞,庭瑞长大后为丞相顺德王答剌罕做事,人都事。后迁入吏部做官,再入同佥徽院 及尚书省,因庭瑞抵触朝廷近侍而弃官,回到家乡尽孝养母,母死守孝三年。后被朝廷重新起用,官拜扬州路总管,三品衔。

吕兆熊:(明)字恒伯,号渭阳,更号鸿原,明柏乡人。万历十年(1582)中举,万历十四年(1586) 中进士。初任昆山知县,在昆山任上五年中,洞察民情,细小入微,治县有方,县民敬以为神。上级官员巡视列县,昆山县治优良,名列第一,因是吕兆熊擢升兵科 给事中。当时恰逢宁夏出现叛乱,西部边陲告急,朝廷惊恐。吕兆熊奉命阅边,发布文告,治河备兵,打造弓箭兵器,驻守开原十年。吕兆熊性笃忠贞,才深如海, 历一官则尽一官之力,在任上恪尽职守,理事不紊,堪称能吏,故官职一再擢升,先后任光禄寺少卿、山西巡抚、户部侍郎抚凤阳总督漕运、大司徒总督仓场等职, 后因故罢职。崇祯即位,起用兆熊,下诏兆熊任职南京,未等赴任而卒,赠太子太保,一品衔。

魏裔介:魏裔介,字石生,号贞庵,又号昆林,柏乡县西路村人,生于官宦世家,学问深醇。清顺治三年(1646)进士,初选庶吉士,后屡迁工科、吏科给事中、兵科都给事中、太常少卿提督、左副都御史、左都御史、太子太保、礼部尚书、保和殿大学士、《清世祖实录》总裁官、太子太傅。魏裔介自顺治三年至康熙十年,在朝24年,先后上疏200余次,为清初国家统一,社会稳定起到重大作用。

康熙二十五年(1686)因牙疾病逝,享年七十一岁。乾隆二年(1737)年,乾隆帝对已故数十年的魏裔介推崇有加,亲赐碑文,追谥文毅。